敲响健康警钟:交通噪音对人体带来严重损害

北京时间2月22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道路交通和飞机航班产生的噪音会让人们感到不安,并增大患高血压、心脏病和中风的风险,近年来,科学家正在研究关于人们听到的噪音是如何对心血管系统造成压力的新细节。

2011年,德国航班最繁忙的法兰克福机场开通了造价15亿欧元的第四跑道。新跑道的建成开通,引起了当地居民大规模抗议活动,部分示威者表示,多年以来都是每周一返回法兰克福机场,新的跑道开通完全破坏了居民的生活节奏。一年之后,一位抗议者告诉媒体记者称,开通新的飞机跑道,意味着扩大机场跑道就增加了航班数量,“每次我走入自己家的花园,就能听到和看到上空盘旋的航班飞机,它们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新跑道还引导数十架航班直接飞过托马斯·穆泽尔的家,穆泽尔是美因茨大学医学中心的心脏病专家,他说:“我的家距离德国高速公路很近,距离市中心的火车轨道也很近,但现在相比之下,每天都有航班从空中飞过,产生巨大的噪音是最令人烦躁的。”穆泽尔曾读过2009年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报告,该报告将噪音与心脏问题联系起来,但当时的相关证据不足,2011年,鉴于当时自己生活在“噪音世界”中,穆泽尔在一定程度上出于对自己健康的担忧,开始重点研究噪音对人体产生的影响。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认为暴露在噪音环境中与听力丧失有关,但是飞机和汽车的噪音带来的危害远不止听力丧失,交通噪音被认为是一种重要的生理压力源,仅次于空气污染,与暴露在二手烟和氡气中大致相当。在过去10年里,越来越多的研究机构直接将空气质量和道路交通噪音,与一系列心血管疾病的高风险联系起来,科学家开始查明该机制的运行情况。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精神病学家、流行病学家马赛厄斯·巴斯恩说:“噪音产生的生理效应证据,无论是细胞和器官,或者整个人群,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然而,目前很少有人意识到这种‘沉默杀手’的重要性。”

道路噪音对心脏的危害

相关数据表明,大约三分之一的欧洲居民和美国居民经常暴露在不健康的噪音水平下,该环境通常达到70-80分贝噪音量,相比之下,人类正常谈话音量一般在60分贝之间,汽车和卡车的音量在70-90分贝之间,警报器和飞机噪音量可达到120分贝,甚至更高。

大量研究表明,长期暴露在环境噪音中会增加心脏相关疾病的风险,例如:2018年《噪音与健康》杂志对100多万居民的健康数据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生活在法兰克福机场附近的居民比生活在更安静社区的居民患中风的风险高7%。2020年,一支研究小组在《欧洲心脏杂志》上报道称,他们对2000-2015年间居住在瑞士苏黎世机场附近的2.5万名因心血管疾病死亡的居民进行了分析,发现夜间航班飞过生活区,会导致当地居民死亡率显著上升,尤其是女性。

在研究人员探索噪音对心血管潜在影响的生理学过程中,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在“罪魁祸首”——动脉和血管内壁的内皮细胞发生的剧烈变化,这层内壁可能会从健康状态变成“激活”状态,并引发炎症,从而产生潜在的严重后果。

从噪音到影响血管的路径大体是这样的:当声音传导至大脑时,会激活两个重要的区域——负责解释噪音的听觉皮层,以及负责管理对噪音的情绪反应的杏仁核,随着噪音越来越大,尤其是在睡觉的时候,杏仁核将激活身体“战争或逃跑反应”,即使这个人没有意识到该反应。

一旦开始,这种应激反应就会向体内释放肾上腺素和皮质醇等激素,导致部分动脉收缩,部分则扩张,血压升高,消化减缓,体内糖和脂肪会涌入血液,供肌肉快速消耗(如果噪音等级较大,超出人们的控制范围,该应激反应可能会增强)。此外,级联应激反应还会促使有害分子生成,导致血管内壁氧化应激,并产生炎症。功能失调的血管内壁会影响血液流动,并影响其他进程,当血管内壁受损时,会导致一系列心血管疾病,其中包括:高血压、动脉斑块堆积、肥胖和糖尿病。

对人类和老鼠的研究表明,在接触飞机夜间噪音几天之后,血液内壁细胞就会停止工作,暗示着噪音并不仅对那些存在心脏和代谢疾病患者产生影响,2019年,穆泽尔和同事在《心脏病学基础研究》杂志上发表一项研究显示,健康成年人在睡眠期间接触到火车轨道噪音,血管功能几乎会立即受损。

穆泽尔说:“我们很惊讶,年轻人仅一个晚上听到火车噪音,就会出现血管内皮功能障碍,之前我们一直认为这需要多年不利因素积累才会形成。”

研究挑战

尽管数据仍在不断积累,但要理清因果关系可能会很棘手,如果研究人员需要进行实验,就需要对相关测试者进行长期睡眠质量测试,同时要区分白天和夜晚噪音产生的不同影响,还要考虑到噪音和空气污染的综合影响(往往两者同时出现)之间的区别,这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英国伦敦国王学院健康服务科学家安德烈亚斯·西里奇斯称,由于噪音存在不同个体的主观性质,环境噪音产生的后果也很难评估分析。据悉,他重点研究的是医院重症监护室,依据患者的身体状况不同,在监护室里电话铃声和盘子的叮当响声可能会起到一定安慰作用,但也可能对患者康复起到反作用,他说:“我们一直在努力地区分分贝水平和噪音感知,但两者区分太难了。”

尽管当前还有很多问题,但人们越来越认识到噪音污染与身体健康下降之间的联系,2018年,世界卫生组织一份报告指出,平均每年由于交通噪音,欧洲西部居民减少了累积160万年的健康寿命,这一计算是依据直接因接触噪音而过早死亡的人数,以及因噪音而致残或者患者的年数统计的。

事实上,交通噪音危害对人类的危害更大,而且居民因噪音而减少的健康寿命可能还会增长,据联合国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55%居民居住在城市,预计到2050年将有70%居民居住在城市。

一些政府十分关注公众对环境噪音的抗议,通过实施夜间飞行禁令、鼓励居民房屋内安装静音装置,并对噪音投诉进行罚款,试图来息城市中的喧嚣和吵闹,个人可以通过加装窗户或者悬挂降噪窗帘来确保卧室尽可能安静,如果经济方面可以承担的话,也可以搬迁到更安静的社区居住。巴斯恩称,更经济的解决方案是晚上戴耳塞睡觉,或者将卧室换到室内比较安静的房间,我认为即使人们发现自己没有被噪音干扰,也应该采取这些措施。如果你住在繁华的曼哈顿,过一段时间你就不会注意到这里有多吵闹,因为这是正常的,但如果你在心理上已经习惯,这并不意味着它不会对健康产生负面影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聚合阅读

微信 WeChat新浪微博TwitterTelegram搜索linkclock